感受哈尔滨

08/092018

(图为哈尔滨老市区地方戏院外貌。摄影:杨应森)

七月的哈尔滨,骄阳似火。哈尔滨的朋友说,我们抵达那天,是哈尔滨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,温度高达38℃。

历史有时也很巧合, 14年前的大年初三, 当我第一次踏上哈尔滨这块土地时, 却是当年入春后最冷的一天, 温度低达零下29℃。

一“高”一“低”、一“热”一“冷”,全让我赶上,可谓反差强烈、印象深刻。

“没走过中央大街,就不算来过哈尔滨。”哈尔滨的朋友对我说。

那一年,我确实没走过中央大街,只到过太阳岛。

于是,朋友陪着我,走上了花岗岩方块石铺就的中央大街。

(图为中央大街方石的路面。摄影:杨应森)

中央大街北起松花江防洪纪念塔,南至新阳广场,全长1450米,是目前亚洲最长的商业步行街。我低下头,细细察看路面的花岗岩方石,只见每块方石的形状、大小,就犹如一个圆润、光亮、精巧的俄式小面包。

“足足一公里多的中央大街,用了大约87万块花岗岩方石。”朋友告诉我,“按当时的价格,一块方石抵得上一个银元,可以说,中央大街是白银铺就的大街。”

我问哈尔滨的朋友:“这些经历了近百年踩踏的方石,还能走上多少年?”

哈尔滨的朋友告诉我:“据专家测定,中央大街的方石还能磨上一两百年。”

(图为中央大街一角。摄影:杨应森)

文艺复兴式、巴洛克式、新艺术运动建筑式,不同风格的欧式建筑,林立在中央大街两旁,我左右顾盼,仿佛走进了巨大的建筑艺术博物馆。

十九世纪末,沙皇俄国为攫取中国的东北资源、称霸远东,开始修建中东铁路,来自关内“闯关东”的百姓们大量涌入哈尔滨。在荒凉、低洼的草甸子上,运送铁路器材的马车开出一条土路,便是中央大街的雏形。称为“中国大街”,意为中国人走的大街。

1924年,由俄国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、监工,中央大街铺上了花岗岩方石。来自俄国和欧洲商人也在此大兴土木、进驻经商,这里很快就成为远东著名的商业街。1925年,“中国大街”更名“中央大街”。

(图为中央大街夜市一角 。摄影:杨应森)

独特的欧式建筑、独特的欧洲商品、独特的欧式生活,使中央大街成为哈尔滨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、哈尔滨人心中永远迷恋的情结。

1997年6月,中央大街成为全国第一条集休闲、娱乐、旅游、购物为一体的商业步行街,成为浪漫、时尚、典雅、高贵的“中华历史文化名街”。

漫步游览着中央大街,哈尔滨的朋友往我手里塞过一支冰棍:“没吃过马迭尔冰棍,就不算来过哈尔滨。”

中央大街马迭尔宾馆侧面,一间一层欧式建筑“凉亭子”,便是我国最早的冷饮企业之一马迭尔冷饮厅,出售“马迭尔(Modern)”的品牌面包、咖啡、冰棍和各种冷饮,马迭尔冰棍是最为著名的“马迭尔”品牌食品。

(图为马迭尔冰棍“凉亭子”一角 。摄影:杨应森)

坐在“凉亭子”的小桌前,我咬了一口马迭尔冰棍,入口即化,只觉得奶味浓郁、甜而不腻、冰中带香、回味无穷。

马迭尔冷饮厅的营业员告诉我,马迭尔冰棍比冰激凌还要好吃,就因为“冰棍不加膨化剂,牛奶、鸡蛋的投放比例远远高于冰激凌。”

一百多年来,方方正正、鹅黄暖色、简朴包装甚至“裸销”的马迭尔冰棍畅销不衰。无论酷暑夏日、还是冰雪寒冬,“凉亭子”都会排起购买马迭尔冰棍的长队。冰天雪地里,哈尔滨人穿着羽绒服,哈着气、跺着脚咬着马迭尔冰棍,成了哈尔滨一大奇观。

(图为游客排长队在马迭尔冷食厅门前买面包和冰棍的场景。摄影:马宣供)

咬着马迭尔冰棍,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于是对哈尔滨的朋友连连摇头:“没听过哈尔滨之夏音乐会,就不算来过哈尔滨,遗憾!”

上世纪初,随着大批外国商人和移民的涌入,西方音乐也随之进入哈尔滨。在东西文化的交融中,铸就了哈尔滨人喜爱音乐的品性。1961年,哈尔滨开始举办“哈尔滨之夏”音乐会,目前已举办33届,成为国内历史最悠久的城市音乐节,与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、广州羊城音乐花会并称为中国三大音乐节。

第三十四届“中国·哈尔滨之夏音乐会”于8月6日至20日在哈尔滨举行,可由于行不逢时,偏爱音乐的我竟无此耳福,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。

(图为作者应邀为音乐会吉祥物“哈哈、乐乐”揭幕。摄影:田雪绯)

“憾事可以弥补。”音乐会”组委会的一位朋友得知我在哈尔滨,特意邀请我参加第三十四届中国·哈尔滨之夏音乐会暨“群星耀中华”市民音乐嘉年华系列文化活动。

哈尔滨之夏音乐会的吉祥物“哈哈、乐乐” 揭幕后,朋友将我送回马迭尔宾馆门前,抬手指着宾馆的二楼阳台:“这里也有哈尔滨之夏。”

(图为俄罗斯姑娘在“马迭尔旅馆阳台”上表演节目。摄影:杨应森)

二楼阳台上,两个姑娘弹着俄罗斯特色的多姆拉琴和巴拉卡琴,跳着俄罗斯舞蹈。哈尔滨的朋友对我说:“夏日的每天晚上,中央大街和哈尔滨市区到处都有音乐会。”

“马迭尔阳台”音乐会始于2008年5月,来自俄罗斯、菲律宾等国家和国内的许多歌手、演奏家,都会在这里演出。

在我的印象里,冰城哈尔滨该是冷得出奇,但是,哈尔滨的夏天却热得有味。

(‘人气’+‘冷饮’却是一方气味。摄影:杨应森)

“没住过马迭尔旅馆,就不算来过哈尔滨。”当晚,我就住在马迭尔旅馆。

躺在马迭尔旅馆的床上,我又想起了中央大街,继而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:“这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”

那么,马迭尔旅馆又将会给我什么感受呢?

CN | EN
返回